快捷搜索:  sunbet官网  as  test

如何写申请书:高尔品

高尔品,1947年11月生于南京一书香门第,35岁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1年被评为中国一级作家。中国作家网是如此介绍他的:安徽巢县人,1987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作家班;高中毕业后赴农村插队务农,后历任小学教师,中学教师,教育局干部,文化局创作员,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学员,安徽省文联专业作家,副编审。全国青联第六、七届委员,安徽省第七届人大常委。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足球场上》,中短篇小说集《青春兮,归来》、《台湾女人》、《大宾馆之夜》,长篇系列小说《八十年代纪事》前三部:《痴汉和他的女人》、《都市的女儿》、《少夫人达琳》等。
从官方网站的介绍看,高尔品不仅是一个多产的作家,而且还是一位少年得志的高官,官居厅局级。高尔品在官方介绍中与辛灏年毫无关系,更没提其震惊海外的巨制《谁是新中国》。但某“红色网站”中一篇《撕下充满阶级复仇本能的伪历史学家辛灏年的假面具》的咆哮文,则对其做了更详细的描述:
“改革开放以来,由安徽省、芜湖市党政有关部门培养出来的作家、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省青联副主席高尔品,1994年叛逃国外后,改名换姓为辛灏年,至今已成为美帝篆养下最反共、最急欲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复辟蒋家独裁王朝的一条疯狗。高尔品原籍安徽省巢县,1947年11月出生于南京;父亲解放前是国民党南京政府教育部伪官员,解放后政府没予追究,让他回原籍工作。1957年因他父亲大肆散布反动言论被当地政府判处劳动教养,1960年提前释放。辛灏年1966年从安徽省芜湖一中高中毕业后在当地农村插队落户。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并没有因他出身不好而歧视他,仅插队劳动一年多后,于1968年所在村党支部就推荐他到小学当代课教师。之后因他善于表现、作秀,1976年开始又陆续发表一些小说,所以人民政府就根据他本人的表现,先后培养、提拔他当中学老师、教育局干部、县文化局创作员,1982年吸收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并担任安徽省文联的专业作家,1986年让他到武汉大学作家班进修两年。弄到作家光圈后,当地大陆当局党组织就推荐他为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常委,还推举他担任安徽省青联副主席。照理说,当地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他不薄呀,本应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来报答党和政府的栽培之恩才对。但是辛灏年(高尔品)从小就从他父亲那里接受对国民党党国忠心不二的教育,父亲被抓去劳动教养 又使他从小埋下对共产党不共戴天之仇恨。”
“……1994年春,他通过在天津南开大学做副校长的哥哥搞到一张假的历史学副教授的聘任书,凭此副教授聘任书他就有办法自费去国外大学当访问学者。1994年他先到容易接受的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做访问学者,同年底他应台湾《联合报》系的邀请,到台湾去‘表演’他对国民党褒扬与忠心的激情,以此骗到国民党老兵周祥先生的遗产款50万美元让他主持《黄花岗》杂志的主编。1995年他闯到美国,先是寄住他一个在美国当小老板的朋友家里,为了在美国有个长久‘根据地’,他竟趁他朋友外出之机,与他朋友之妻勾搭上床,被他朋友发现后被逐出家门。朋友妻被丈夫休了后就去‘逼’辛灏年得和她结婚,这一‘逼’正中辛灏年的下怀,由此足以看透辛灏年是个人格极为卑鄙、恶劣的小人!”
上述描述,本身就自相矛盾。但这并不奇怪,因为在中国大陆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地罗织罪名将国家主席刘少奇描述成荒淫无耻、十恶不赦的大恶棍,那么描述比刘少奇官职差很多档次的高尔品,对红卫兵余孽来说,就更加驾轻就熟。但人们还是从中知道高尔品与辛灏年是同一个人。他1994年3月前往加拿大做访问学者。1995年夏,应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邀请担任访问学者,一直在美国居住至今。
从高尔品走向辛灏年,起源于1984年。辛灏年为写长篇小说《辛亥之后》着手研究中国现代历史。注定将成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的辛灏年,在冥冥中走进了其生命中既定的轨迹,缤纷的历史此刻为他即将成就的旷世钜作拉开了封尘之门。
1985年中国史学界因大陆当局对台施以新统战策略而掀起一股研究“国民党抗战”热潮,这些珍贵的中国大陆知识界群体智慧的反思历史结晶,为辛灏年从1984至1994十年历史真相探求提供了坚实的真实史料素材。在谎言和真实之间,辛灏年经历了太多的脱胎换骨的创痛,惊讶与震撼时时冲撞着他颤栗的灵魂。诚如辛灏年在为《谁是新中国》自序所言:“显然,当初仅仅为写小说而着意研究历史的初衷,早已在不知不觉地转变着。我心里渐渐地产生了一种责任感,一种痛苦的责任感。虽然深感危险,却再也不能阻止我要真正走进历史的欲望。尽管一位前辈早就告诫我说:‘研究中国现代史,你会很痛苦。’是的,当你在儿时就已经让一个胜利者的欺骗和谎言深入你的骨髓之后,等到你长大以后再来剥开谎言和欺骗,并追求事实和真理,这种裂肤和割肉的痛苦是完全可以想像的。”
“我开始沉浸在陈旧的历史资料里,意在扫尽尘封和揭开伪装,追寻真实和真迹;我更沉浸在新鲜的历史反思著作之中,意在解开无奈的包装,寻找真话和真情”;“我彻底地陷入了,但也从此获得了解脱。因为,由历史的真情与假象交相反扑所刮起的风烟,和由历史的沉冤与奇冤所迸发出来的血泪,不仅正在让我的心为她沉思,为她愤怒,为她长嚎而当歌、扼腕而叹息,而且已在一步一步地净化着我的灵魂,更把我从专制文坛的名利场和正在腐化的现实中,彻底地解放了出来。”
1994年3月初旬,高尔品对他的一位文坛好友说:“我要走了。以后你会读到一本由辛灏年写的真实中国当代史”。辛灏年这个名字,取意于“辛亥革命浩荡之年”。灏,宏大之意。也寓意了一个生命自觉承担起历史使命的新生。
从高尔品到辛灏年,他为中国追求民主找到一条承上启下的大道。
辛灏年怀揣着一个明确但又危险的答案,一个历经近十年不为人所知的痛苦研究获得的重大成果,和数十万字已经整理好的研究资料,离开了故土,告别了亲友,到了异国他乡,为在一块自由的土地上完成他的著述,回答历史的种种诘难,来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新中国。
在国内撰写《谁是新中国》一书片断时,辛灏年每写好一页就连忙锁进抽屉,每写好一节或一章,即烧毁或撕毁,有时一连烧、撕三、四次,以至自己几乎达到了可以全文背诵的程度。为把书稿带出国外,辛灏年把它写在几本厚书的天头、地脚、中缝和页边当作眉批注脚、甚至当作礼品的包装纸上,以防被海关查获。辛灏年所承担的风险和压力一般人无法承受,辛灏年的意志和坚忍也非一般人所能比拟。初到多伦多,后来到纽约,辛灏年都是住在一个简陋的半地下室里,从早上五点开始,每天奋笔疾书长达十几个小时,用了3年的时间,将自己原创性的心血研究转化为还原历史真相的崭新解读。
辛灏年以其独特的视野和清晰的见解,将众多纷繁混乱的历史事件在其笔下安放妥帖,并给予相当透彻的说明。正如中国大陆著名作家郑义为《谁是新中国》书序中所写,这是一本“历史事实的再发现。”为写这本书,“辛灏年先生奔走于各级档案馆、图书馆,沉没在浩如烟海的现代史料中。他耗时两年,编写了《中华民国编年史纲》和《中国近代史大事记》,并以大量的精力重读马列著作和西方哲学史……在他这种步步为营的进逼战术下,意识形态的藤萝被渐次斩除,历史之林终于被廓清到原生状态。这时,被他征服的历史反过来征服了他,以它之慷慨烽烟飞迸血泪,以它之千古沉冤百年歌哭,以它之一直流散到当代的遍地血污。他抑制着灵魂的颤栗。……当这样一位人格、才华与思辨能力都极为出众的作家和谎言充斥的历史猝然相遇,撞击与爆炸已势不可免。在经历了漫长的沦辱之后,中国现代史终于找到了它忠诚的守护者和代言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