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sunbet官网  as

虐男奴:关一盏灯

  他就像是个鬼魂一样,突然出现,依靠在卧室门口,一身黑色的大长袍穿在身上与现代社会显得格格不入。
 
    “师父让我来监视你,免得你出什么乱子!”
 
    冷千秋盯着胡媚儿裙子包裹的翘臀看了看,戏虐的道。
 
    胡媚儿被冷千秋的目光看的极为不爽,冷声道:“不可能,师父昨天还见过我,他对我充分的信任,怎么可能今天就让你过来监视我,怕是你偷偷跑出来的吧?”
 
    被胡媚儿中的事情的真相,冷千秋面不改色的笑了笑,撇嘴:“是的,我确实是偷偷跑出来的,师妹呀,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想来看看你!”
 
    “你少跟我来这套!”胡媚儿沉着脸:“你偷偷跑出来,还跑到这里来捣乱,如何破坏了师父的好事,你不怕他杀了你么?”
 
    “怕,当然怕。所以师妹得替我保密啊!”
 
    冷千秋边边朝卧室走。
 
    “站住!”
 
    胡媚儿见冷千秋走了进来,冷喝一声,:“你最好马上离开,否则我一定会把这事告诉师父,你知道的,师父如果知道你来了这里,一定会要你好看。”
 
    “师妹,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师哥呢,师哥只是想你了,想来找你温存温存嘛!”
 
    冷千秋脸上露出贪婪的神情,随即又如同变脸一般,整张脸变的狰狞起来,沉声:“你连师父那个老头子的床都能爬,为什么不愿意让师兄疼爱一下,师妹,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你,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啊哈哈哈……”
 
    完,冷千秋突然仰头大笑,紧接着右手一挥,一阵白色雾气朝胡媚儿袭击过去。
 
    胡媚儿没想到冷千秋竟然对自己下毒,脸色一变,根本来不及闭气,那白色雾气便已经被她呼吸进了身体。
 
    “你……”
 
    胡媚儿只感觉浑身突然变的酸软无力,视线变的模糊起来。
 
    “师妹,知道我为什么敢过来找你吗?”
 
    冷千秋突然蹿到胡媚儿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柳腰,盯着她漂亮的脸蛋,贪婪的笑道:“因为我已经成功的让那个老东西中了我的蛊毒,所以,以后我再也不用害怕他了,相反,他以后只能乖乖的受我摆布,而师妹你也做好聪明点,老老实实的从了我,否则……呵呵,师兄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你……你竟然对师父下了蛊毒?”
 
    “是的,哈哈!”
 
    “这不……不可能,师父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中你的蛊毒,你所有的本事都是他教的。”
 
    “那又如何,你没听过长江后浪推前浪?那老家伙中了我的蛊毒还不自知,哈哈哈,他确实老了,没用了!”
 
    冷千秋完后伸手就准备去扯胡媚儿的衣服&nbp;,不过一瞬间的功夫他便感觉搂住胡媚儿腰身的胳膊如同烈火灼烧一般疼痛,疼的他一下子松开了胡媚儿,惊诧的问道:“你身上抹了什么?”
 
    胡媚儿被冷千秋松开之后,身子一软,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感觉一阵莫名其妙,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但她却清楚,冷千秋似乎不敢触碰自己,顿时故意装神弄鬼的吓唬他,:“冷千秋,师父早就怀疑你天生反骨,就怕你对我不轨,所以在这之前就已经在我身上抹了一种专门针对你的药物,只要你敢碰我,你身体就会渐渐腐蚀而死!”
 
    “你吓唬我?”冷千秋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胡媚儿冷笑道:“我用得着骗你?难道你刚才感觉不到如烈火般的灼痛么?”
 
    “他在你身上抹了什么?”冷千秋相信了胡媚儿的话,冷声质问道。
 
    胡媚儿知道冷千秋中计了,心中暗喜,脸色不变的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最好赶紧躲起来查看自己的伤势,别真被腐蚀成一堆烂肉了!”
 
    冷千秋极为不甘,原本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走了,胡媚儿他惦记了很久,今天就要如愿以偿的时候,竟然出了这种变故。
 
    他不敢久留,生怕真如胡媚儿所言,自己身体会被腐蚀,他都赶紧找个地方查看一下身体状况。
 
    于是,他冷冷的盯着胡媚儿看了一眼,:“胡媚儿,咱们走着瞧,迟早我会把你当做女奴玩弄,哈哈哈……”
 
    冷千秋离开之后,胡媚儿重重的吁了口气,身子无力的直接仰躺在了地上,浑身一阵燥热,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爬到浴室,将浴缸的热水打开,爬进了浴缸。
 
    大概泡了半个多时,胡媚儿才感觉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这会儿她才有功夫思考,为什么冷千秋不敢触碰自己,一碰自己就感觉身体被灼烧,而且为什么自己在接触自己养的蛊虫时,那些蛊虫全都离奇死亡了?!
 
    “难道……”
 
    胡媚儿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
 
    林涛按照张倩倩发的地址,找到了她所在的高档区。
 
    正准备进区的时候,大门口的保安亭中突然走出了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头,拦住了林涛的去路,用陕西口音问道:“干啥哩?”
 
    “我找人!”
 
    “找谁哩?这里是私人高档区,外人不得入内!”
 
    林涛:“我让这里的业主给你打电话。”
 
    着,掏出手机把电话打到了张倩倩那里。
 
    “张姐,我到你们区门口了,被这里的保安给拦住了!”
 
    张倩倩:“你把电话给保安!”
 
    林涛把电话递给了老头。
 
    老头接过电话嗯嗯的答应两声,紧接着把电话递还给了林涛,道:“你可以进去了!”
 
    林涛拿回手机,朝老头点点头,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怂娃,这娃子该不会是勾搭上那个荡妇了吧?”
 
    老头望着林涛自言自语的低声道。
 
    张倩倩所居住的区在西安城算得上是最高档的区之一,住在这里的居民非富即贵。
 
    林涛寻了一阵子,才找到张倩倩所居住的八号楼,然后乘坐电梯去了十五层。
 
    咚咚咚……
 
    林涛按照房牌号敲响了张倩倩的房门。
 
    不多时,一阵碎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房门被打开,穿着一身火辣性感衣服的张倩倩眼眸含春,笑眯眯的盯着林涛看了一眼,侧身:“进来吧。”
 
    林涛瞥了一眼张倩倩那极为暴露的包臀裙,讪讪的:“还是不进去了,我把车钥匙给我就行了。”
 
    “怎么,我是老虎么?连进来喝杯茶都不敢?还是沈曼丽管你管的太严?”
 
    林涛摇头道:“我怕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张倩倩瞪大眼睛问道。
 
    林涛瞥了一眼张倩倩的大白腿,:“被你老公看见了该误会了!”
 
    “咯咯咯……”
 
    张倩倩听了林涛的话顿时捂嘴娇笑起来,戏虐的:“是你自己做贼心虚吧?”
 
    林涛尴尬的咳嗽一声,心中腹诽道:“你特么穿着这样,还怪我做贼心虚?”
 
    “进来吧你!”
 
    张倩倩不由分的直接将林涛给拉了进去。
 
    她拉扯林涛的身子时,身体还故意前倾,让丰满的胸部挤压到林涛的胸口。
 
    林涛微微皱眉,感觉到张倩倩是故意的。
 
    “张姐,你老公不在家吗?”
 
    张倩倩摇头:“不在,你不用心虚!”
 
    林涛一脸无语,差点就骂出,“我心虚你大爷,劳资对你又没什么企图,是你丫的死乞白赖的非得让劳资进来的,好嘛!”
 
    “坐吧!”
 
    张倩倩指了指沙发,然后问道:“想喝点什么?”
 
    林涛随意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吧吧。”
 
    张倩倩妩媚的白了林涛一眼,:“那就喝茶吧。”
 
    着,就去给林涛泡茶。
 
    林涛朝张倩倩望去,发现张倩倩正躬着腰身往杯子里倒水,臀部微微撅了起来,那超短裙内的风格便若隐若现的在林涛眼前出现。
 
    “唔……”
 
    林涛看了一眼后忙把视线挪开,心里碎碎念道:“浪荡,真特么浪荡啊女人啊!明明知道劳资要来,还特么在家里穿这么暴露,这女人什么意思啊,明显是故意勾搭劳资嘛!”
 
    张倩倩长相确实还算不错,如果穿的性感点,再化点妆,走在街上的确能吸引不少吊丝的目光,只可惜她吸引不了林涛,毕竟林涛身边有好几个长相气质都完爆她的红颜知己,导致林涛的眼界早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她倒完水之后端着杯子走到林涛对面,又弯着腰身将茶杯放在林涛跟前,她弯腰的时候,白色衬衣领口敞开一大截,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以及白嫩的深邃鸿沟来。
 
    放下茶杯后,她自信的以为林涛一定会偷偷的看她的衣内春光,脸上带着戏虐笑意的抬头,却发现林涛根本就没朝她身上看,顿时感觉无比不开心。
 
    “林涛,你老实告诉姐,你跟沈曼丽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倩倩突然带着烦躁的语气问道。
 
    林涛微微一愣,搞不定这个女人在发什么神经,不悦的皱了皱眉后,道:“我过了,恋人关系。”
 
    “不可能,沈曼丽比你大出那么多,你看上她那点了?你实话,是不是看上她的钱了?她出了多少钱包你,老娘双倍给你!”
 
    张倩倩自从昨天晚上被她老公公糟蹋之后,心里越发的想要包养一个白脸,从白脸身上找回平衡感。
 
    她认定了林涛是沈曼丽在羊城包养的白脸,觉得林涛听附和她的口味,便一心想要拿下林涛,然后以女王调教男奴的姿态来找回女人的尊严。
 
    只可惜她打错了算盘,向来只有林涛调教女人的份,哪有女人能够调教他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